學與都市文化研究

作者: 發布時間:2014年08月02日 點擊數: 次 字體:小 大
都市文化研究是在以“國際化大都市”與“世界級都市群”爲中心的都市化進程中,通過人文學科(其核心是中國文學)與社會科學(其核心是城市社會學)的交叉建構、理論研究與實踐需要的緊密結合而形成的一門世界性前沿學科。社會學家把大都市比作“一口煮開的大鍋”,文學家用五顔六色的“霓虹燈”比喻都市生活,這既是說都市社會的多元性與異質性,同時也在表明都市文化固有的消費性與欲望性。都市社會與文化的主要特征是內容龐雜、層面衆多,關鍵在于如何發現其深層結構及其不同層面間的有機聯系,爲都市文化研究建立一個具有較大普適性的解釋框架。由于都市社會與文化本質上是社會生産與再生産的結果,在這個意義上,馬克思的社會生産理論恰好爲我們提供了關于都市文化研究的理論基礎。

  第一,馬克思關于社會生産三大分類的理論在當代都市社會研究中仍然具有指導意義。都市是人類城市曆史發展的高級空間形態,都市文化是人類在都市空間中生産與創造的文明成果。盡管都市文化與鄉村文化、城市文化在模式與功能上有重大區別,但在作爲人類社會生産結果上卻是高度一致的。其差別僅在于進行社會生産的“物質條件”與“精神基礎”發生了變化。當代都市社會盡管在內容上包含了許多前所未有的新質,在形式上與農業文明、工業社會也有本質的不同,如信息科學取代了蒸汽機,消費倫理取代了清教倫理,大衆文化成爲不同國家與民族共同的消費品,但在深層結構上仍是馬克思社會生産理論所概括的“物質生産”、“人類自身的生産”及“精神生産”三者相互對立又不斷溝通的結果,馬克思的社會生産原理仍然適用于都市社會的再生産過程。

  第二,馬克思關于“生産也是消費”的論斷對于研究都市文化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當代世界的主潮傾向于“消費”,當代社會又被稱作“消費社會”。“消費社會”的出現,不僅對“物質生産”與“人類自身的生産”有重要影響,同時也使傳統的“精神生産”在整體上出現了“消費化”特點。“消費”要素是如何成爲推動社會再生産的主要機制的,這一機制又是怎樣把現代社會不斷地再生産出來的呢?當我們面對這些問題的時候,馬克思關于“生産也是消費”、“消費的需要決定著生産”的論斷顯示出真理的光輝:首先,“消費直接是生産”,超越了農業文明與早期資本主義社會“重生産”的內在生産觀念,把消費具有的“生産性”內涵與價值充分揭示出來,這是後工業文明中最重要的社會生産觀念,並在整體上影響到“人類自身的生産”與“精神生産”,在前者表現爲傳統生活方式與價值觀念在當下的危機,在後者則表現爲文學形式、藝術類型、審美理想與趣味等方面的深刻變化。其次,這個理論還改變了“精神生産”與“物質生産”的傳統關系。在傳統社會中,兩者一直處于激烈矛盾甚至是敵對狀態中。但在消費社會中,特別是以大都市爲中心的當代藝術産業與市場的形成,已迅速地化解掉文學與實用、藝術與經濟、審美與功利的矛盾。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古典政治經濟學最看重的直接創造財富的“物質生産”,在知識經濟的背景下已經邊緣化,而原本與經濟活動關系疏散的精神生産,卻成爲當代經濟社會發展中有遠大前景的生力軍。以動漫産業爲例,2004年,全球數字內容産業産值高達2228億美元,與遊戲、動畫相關的衍生産品産值超過5000億美元。有關統計顯示,僅史努比、米老鼠、Kitty貓、皮卡丘和機器貓,每年就從中國市場“奪走”6億元。這表明,精神生産不僅是消費,同時也創造了驚人的經濟效益。這些在傳統文化理論與美學無法解釋與把握的文化現象,只有借助馬克思的“消費也是生産”才能找到正確的答案。

  第三,馬克思“全面發展的個人”的理念正在都市文化研究中展現其當代價值。在都市化背景下,一方面,由于影響人“自己先天的和後天的各種能力得到自由發展”的主要矛盾已由鄉村轉移到城市,由中小城市轉移到國際化大都市;另一方面,由于當代國際化大都市及其文化模式代表著人類文明的更高階段,因而,如何減少人自身在都市化進程中的異化命運、如何在現代化大都市背景下實現人的全面發展,是對馬克思“全面發展的個人”理論的科學闡釋與當代展開。

  現代化大都市是人類一個全新的生存與發展空間,它在深刻地改變當代人的社會環境與內心世界的同時,也在主、客兩方面直接參與了當代人類個體與社會的再生産過程。一方面,當代都市以其巨大的物質財富、更爲成熟的社會制度與更爲豐富多彩的文學藝術産品,爲都市人的“物質生産”、“人類自身的生産”、“精神生産”提供了比以往任何時代都要好的條件與基礎,使影響人生的物質貧困、制度壓迫,以及藝術與審美需要受阻等傳統問題獲得了較好的解決。但另一方面,由于都市化進程本身造成的人口、資源與文化在空間中的高度集中,又給人類社會的發展與文學藝術的再生産帶來了諸多新問題。就“人的全面發展”這個審美理想而言,由于都市化進程以對自然環境與主體世界兩方面更大的盤剝與扭曲爲前提,因而在其燈火輝煌的背後必然要産生更爲嚴重的負面與消極影響。這集中體現在“都市異化”這一當代異化形式上,即,人在都市中創造了財富,但卻沒有享受到勞動的快樂;人在都市中建造了高樓大廈,卻總是感到精神上無家可歸。一言以蔽之,都市只是爲人的全面發展提供了物質條件與環境,這就導致了一種片面的生存而不可能帶來全面的發展。現代化大都市中日益嚴重的“城市病”與“精神心理危機”,也包括中國在迅速的城市化進程中産生的各種相當嚴重的社會與文化問題,都可以看作是“都市異化”的直接表現。如何在都市空間中減少人自身的異化,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和諧發展,是都市文化研究要解決的主要問題。以馬克思關于社會生産、消費、人的全面發展等論述爲理論基礎,都市文化研究的主要任務是爲當代人提供一種理性的方法、觀念、理論與解釋框架,用來整理他們在都市化進程中混亂的生命體驗與雜亂的社會經驗,幫助他們在生命主體與都市社會之間建立起真實的社會關系與現實聯系,以期在重重矛盾與困惑中爲當代人實現他們的生命自由與本質力量揭示一條曆史必由之路。

【新聞鏈接】
 
沒有相關內容
收藏 打印文章 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