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義的整體性發展

作者: 發布時間:2014年08月02日 點擊數: 次 字體:小 大
馬克思主義作爲人類社會發展中來自實踐、適應實踐發展要求産生並能指導實踐發展的科學的思想理論體系,作爲人類思想史上全面突破思想文化中的“地域性思維方式”的科學思想理論體系,具有完整性和嚴密性。從共時性和曆時性相統一的角度,從理論、曆史、實踐相統一的角度,以及從馬克思主義理論整體性發展與馬克思主義史整體性發展相統一的角度,理解和把握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對我們科學地看待馬克思主義、深入地研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具有重要的意義。

  一、馬克思思想的整體性發展

  理解和把握馬克思主義的整體性發展,首先必須從整體性角度理解和把握馬克思思想發展的邏輯進程。在馬克思一生的研究中,從大學期間對法律的研究開始,到轉向哲學和曆史的研究,再到他退出《萊茵報》的工作回到書房從事政治經濟學的研究,以及他對共産主義學說的科學闡述和晚年對古代社會、東方社會的研究等,基本反映了他在批判資本主義私有制度的基礎上,圍繞著追求無産階級自身的解放並最終解放全人類和揭示人類社會發展客觀規律所表現出的思想的整體發展。馬克思思想的整體性發展主要體現在四個維度上:

  第一,唯物史觀、剩余價值理論、共産主義學說三者構成的整體性發展。馬克思剩余價值理論的確立和科學共産主義學說的形成,與他創立和完善唯物史觀並論證其科學性是交互建構的,三者的相互貫通使馬克思思想呈現出整體性的發展。當馬克思1843年退出社會舞台回到書房研究政治經濟學時,他首先搞清楚了國家與市民社會的關系,並打算進一步去解剖市民社會。這一想法,使他走上了創立唯物史觀的道路。《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是馬克思的第一部經濟學著作,體現了他把哲學研究同政治經濟學研究結合起來的特征。在這部手稿中,他關于異化勞動和私有財産的分析已經有了唯物史觀的萌芽。但是,由于馬克思當時還正處于思想轉變時期,所接受的是當時已經存在的經濟學發展的現實和經濟發展的事實,因而他是不贊成勞動價值論甚至是反對勞動價值論的。從《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到1847年完成的《哲學的貧困》,馬克思經曆了從否定勞動價值論到贊同勞動價值論的轉變。1846年,《德意志意識形態》關于曆史唯物主義基本原理的系統闡述,標志著唯物史觀的形成,從而使馬克思對政治經濟學的研究有了科學的基礎。在《哲學的貧困》中,馬克思關于經濟範疇客觀性、曆史性的分析,以及勞動時間決定價值觀點的提出,反映了勞動價值論與唯物史觀的結合。1847年底完成的《雇傭勞動與資本》和1848年發表的《共産黨宣言》,更是處處貫穿並滲透著唯物史觀的思想。

  在《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1861—1863年經濟學手稿》和《資本論》的寫作中,馬克思把唯物史觀運用于對資本主義生産方式的分析,“徹底弄清了資本和勞動的關系”,[1](P460)關于剩余價值的産生、生産、實現、分配等問題的深入而系統的論述,揭開了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內部資産階級對無産階級剝削的秘密,“發現了現代資本主義生産方式和它所産生的資産階級社會的特殊的運動規律。”[1](P601)剩余價值理論的形成,使馬克思對他和恩格斯共同創立的唯物史觀有了更加深刻而豐富的發展。以唯物史觀與剩余價值理論爲基礎,社會主義從空想發展爲科學。在《資本論》中,馬克思明確地指出:“生産資料的集中和勞動的社會化,達到了同它們的資本主義外殼不能相容的地步。這個外殼就要炸毀了。資本主義私有制的喪鍾就要響了。剝奪者就要被剝奪了”,[2](P874)而未來社會則是全面的自由個性的發展的“自由人聯合體”。[2](P96)1875年,馬克思在《哥達綱領批判》中又創造性地提出了過渡時期和共産主義發展兩個階段的理論,並對共産主義第一階段的特征作出了科學表述。可見,唯物史觀和剩余價值理論是共産主義學說的理論前提和基礎,共産主義學說不僅僅是關于未來社會的理論描述,更重要的是,它肩負著改變世界這一特殊的實踐任務,共産主義是消滅現存狀況的現實的運動和制度。

  第二,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構建與《資本論》創作構成的整體性發展。馬克思大約花了20年的時間對構建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作了系統探討,然後開始轉向《資本論》的寫作。這個過程實際上就是《資本論》的創作過程。它從方法的整體性和邏輯的整體性方面體現了馬克思思想的整體發展。《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雖然是研究異化勞動和私有財産問題的,但是,馬克思在這裏也對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做了最初構想,即從“整體的聯系”上來把握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馬克思認爲,先可以連續用不同的、獨立的小冊子批判資産階級的法、道德、政治等,然後再用一本專著來說明“整體的聯系、各部分的關系”。[3](P111)所謂“整體的聯系”,也即把單獨的批判性部分作爲對資産階級社會整體批判的有機組成部分。而1847年的《哲學的貧困》,關于經濟範疇的曆史性、客觀性的分析,以及經濟範疇與經濟關系之間關系的考察,爲馬克思構建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奠定了科學的基礎,使馬克思在《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中能夠提出政治經濟學的“五篇計劃”,即:(1)一般的抽象的規定;(2)資本、雇傭勞動、土地所有制;(3)資産階級社會在國家形式上的概括;(4)生産的國際關系;(5)世界市場和危機。[4](P32-33)

  隨後,在馬克思出版的《政治經濟學批判》第一分冊的序言中,馬克思進一步提出了政治經濟學的“六冊計劃”:(1)資本;(2)土地所有制;(3)雇傭勞動;(4)國家;(5)對外貿易;(6)世界市場。[5](P588)“六冊計劃”對“五篇計劃”做了一些局部性的變動,即把“五篇計劃”中的第一篇“一般的抽象的規定”,放入了“六冊計劃”第一冊“資本”中,同時也對“五篇計劃”中的第二篇作了擴展,把資本、雇傭勞動、土地所有制擴展爲“六冊計劃”前三冊內容。我們看到,在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的演化中,“六冊計劃”是對“五篇計劃”的整體性拓展,即一方面表現爲唯物史觀與資本主義生産關系各要素的內在邏輯聯系,另一方面表現爲唯物辯證法在構建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中的運用。後來,由于多方面的原因,馬克思在《1861—1863年經濟學手稿》和《1863—1865年經濟學手稿》的寫作過程中,形成了《資本論》“四卷結構”的寫作計劃。從“五篇計劃”到“六冊計劃”,再到“四卷結構”,這一過程基本印證了馬克思思想的整體性發展。

  第三,《資本論》的研究與《資本論》的敘述構成的整體性發展。《資本論》的研究與《資本論》的敘述所構成的整體性發展,主要體現在從“生動的整體”到“思維具體的整體”的發展過程上,即在運用抽象法對“生動的整體”進行分析、揭示出“有決定意義的抽象的一般的關系”之後,通過綜合達到“思維具體的整體”,即“抽象的規定在思維行程中導致具體的再現”的過程。[4](P25)在《資本論》中,馬克思以資本主義社會生産關系爲研究對象,並把它放在了資本主義制度這樣一個既是龐大、複雜的,又是“一個混沌的表象”整體中進行研究。資本主義制度整體存在著多種的社會關系,如生産關系、分配關系、交換關系、消費關系等,而在每一種社會關系中又存在著前資本主義的社會關系、資本主義的社會關系、混合的社會關系等,《資本論》所要研究的資本主義社會生産關系,正是所有這些社會關系中居于主導地位的社會關系。如果不是這樣,對資本主義社會生産關系的研究就沒有意義。正如馬克思所說:“比如資本,如果沒有雇傭勞動、價值、貨幣、價格等等,它就什麽也不是。”因此,“從表象中的具體達到越來越稀薄的抽象,直到我達到一些最簡單的規定”,[4](924)即找出具有決定意義的抽象的一般的關系。

  研究得出的理論觀點要通過構建理論體系敘述出來,就需要運用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方法,而這一過程呈現在讀者面前就是“思維具體的整體”。《資本論》的理論體系構建正是以商品爲邏輯起點,經曆了貨幣、資本、剩余價值、利潤、平均利潤、利息、地租等一系列經濟範疇不斷地從抽象上升到具體、從簡單上升到複雜的辯證轉化。我們看到,從起點範疇“商品”到終點範疇“地租”,在反映價值規律及其作用形式的邏輯進程的同時,體現了資本主義社會生産關系的整體。在經濟範疇辯證轉化的基礎上,構建起的以勞動價值論爲基石的理論大廈,包括了資本積累理論、資本有機構成理論、社會資本再生産理論、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理論等在內的剩余價值理論,是對資本主義社會生産關系的完整分析。這些分析再現了資本主義一切現實矛盾運動。馬克思關于商品內外在矛盾、資本矛盾、資本主義生産過程矛盾、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等的分析,既展現了資本主義社會經濟運動的整體現實狀況,也通過揭示資本主義生産方式的運動規律,在人們面前呈現出了一幅完整的資本主義經濟矛盾交織運動“資本論”圖景。顯然,研究是敘述的前提,敘述反映了研究的成果,二者的統一才構成人們對問題的切實把握。

  第四,馬克思晚年的研究與之前的研究構成整體性發展。19世紀70年代中期以後,馬克思面對資本主義世界的變化,開始關注古代社會、東方社會問題的研究。關于古代社會問題,馬克思在認真研讀文獻的基礎上,摘錄了摩爾根等人關于古代社會的研究成果,寫下了大量的、內容豐富的讀書筆記,對自己在19世紀70年代以前形成的一些理論作出了論證和反思。以摩爾根爲代表的學者對史前社會的科學研究和文化人類學的重大發展,在曆史科學領域內産生了劃時代影響。這些成果不僅深刻解剖了史前社會的內部結構,探尋到原始社會組織的奧秘,而且由此也揭示了史前社會進化的過程及其一般規律。這些重要發現充分證實了馬克思唯物史觀關于人類社會發展的一系列基本觀點,並且爲唯物史觀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重要的理論來源。同時,馬克思也對以往的一些理論觀點作了修正。例如,《共産黨宣言》關于“至今一切社會的曆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曆史”的判斷。[5](P31)恩格斯1888年在《共産黨宣言》再版時以注釋的形式做了說明:“這是指有文字記載的全部曆史。在1847年,社會的史前史、成文史以前的社會組織,幾乎還沒有人知道。”[5](P31)這實際上反映了馬克思思想的整體性發展。

  關于東方社會問題,馬克思認爲,從18世紀中期到19世紀中期,西歐資本主義發展的曆史已充分證明:資本主義既具有推進社會生産力發展和人類文明進步的巨大功績,也明顯暴露出一些難以避免的弊端,給人類社會的進步帶來了一系列災難性後果。怎樣才能在既保留住資本主義社會發展給人類文明帶來的成果的同時,又能避免資本主義帶來的災難性後果,這是經濟文化比較落後國家在選擇自己的發展道路時必須思考的問題。在對俄國農村公社所有制的研究中,馬克思提出了經濟文化比較落後國家可以跨越資本主義制度“卡夫丁峽谷”的特殊道路。這一時期,馬克思的思想發生了重大變化,他在肯定世界曆史有其統一性的同時,也從社會發展多樣性角度,說明了世界曆史發展有其極大的差異性。到1881年,經過10多年的思考,馬克思開始意識到,由于社會和曆史條件的差異,世界各國都會有自己獨特的發展道路。馬克思晚年的這一思想一方面是對他在《德意志意識形態》、《共産黨宣言》中所論述的世界曆史理論的發展,另一方面也是對他在《資本論》第1卷德文第1版序言中所談到的“工業較發達的國家向工業較不發達的國家所顯示的,只是後者未來的景象”問題的進一步補充。[2](P8)由此可見,我們必須從馬克思晚年的研究與之前的研究所構成的整體性角度來理解馬克思的思想及其發展。

  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整體性發展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是在中國發展了的馬克思主義,體現的是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邏輯與當代中國社會發展曆史邏輯的辯證統一。馬克思主義的整體性發展,不僅是馬克思思想的整體性發展,而且更是在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整體性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整體性發展是多層次的,從其形成和發展角度看,表現爲理論體系建構上的整體性發展;從其基本內容角度看,表現爲理論內容的整體性發展;從其內涵上看,表現爲道路、理論體系、制度的整體性發展;從其總布局角度看,表現爲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的整體性發展。

  第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建構上的整體性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關于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這三大理論成果有著發展的連續性,也就是說,這三大理論成果之間既一脈相承、與時俱進,又相互交融、滲透。盡管它們是在不同的曆史條件下形成的,有各自的研究主題,在每一時期回答問題的側重點有所不同,但是,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這一共同主題卻將這三大理論成果緊密聯系在一起,反映了它們之間的內在邏輯關系,說明了這三大理論成果在思想路線、發展道路、發展階段、發展戰略、根本任務、發展動力等重大問題上的一脈相承、與時俱進和相互交融、滲透。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形成和發展也反映其整體性發展。從鄧小平理論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關系來看,鄧小平理論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基本框架的構建,使其成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基石,沒有鄧小平理論,就不可能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從“三個代表”重要思想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關系來看,“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對加強執政黨建設的研究,使人們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認識趨于深化。再從科學發展觀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關系上來看,科學發展觀關于以人爲本、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社會和諧、科學發展等方面的研究,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研究主題趨于深化,從而也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價值取向更趨于明確。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與毛澤東思想有著緊密的聯系。毛澤東思想作爲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中的一個部分或一個階段,是馬克思列甯主義在中國的運用和發展,是被實踐證明了的關于中國革命和建設的理論原則及經驗總結。毛澤東思想關于社會主義建設規律的理論探索,以及毛澤東領導中國人民爲尋求一條符合中國情況的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實踐探索,都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形成奠定了重要的思想基礎和實踐基礎。從這個意義上說,毛澤東思想中關于社會主義建設問題的探索構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起點和開端,它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形成以及新時期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提供了寶貴的精神財富和重要的曆史借鑒。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對共産黨執政規律、社會主義建設規律和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把握,推進了馬克思主義的整體性發展。

  第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內容上的整體性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基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曆史進程、改革開放的曆史背景而形成的,反映了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具體實際的結合,並以一系列新的理論觀點、重大戰略思想,繼承並發展了馬克思主義。這些豐碩的研究成果表現爲一系列緊密聯系、相互貫通的新思想、新觀點、新論斷,如社會主義本質、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主義改革開放等。一方面,這些新思想、新觀點、新論斷把握了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的基點即唯物辯證法和唯物史觀,體現了馬克思主義世界觀、方法論及其運用,以及將馬克思主義世界觀、方法論融會貫通其中;另一方面,它也是對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的理論邏輯的把握,從而使馬克思主義哲學、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三個主要組成部分之間相互聯系著的理論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緊密結合,表現爲整體性發展。

  第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體系、制度的整體性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黨和人民九十多年奮鬥、創造、積累的根本成就”,[6](P11)它們的整體性發展表現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實現途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是行動指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根本保障,三者統一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6](P12)這是關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體系、制度整體性發展的深刻而精辟的概括。

  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而言,道路的探索有助于理論體系的不斷發展;道路的開辟有助于制度的不斷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形成與道路的開辟緊密相連。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探索離不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指導,但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探索又有助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不斷發展。新中國成立之初,社會主義制度的確立有利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探索,而堅定不移地走我們自己選擇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實現中國發展的目標,又會不斷促進社會主義制度的完善。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而言,理論體系規定了道路的內涵;理論體系是進一步完善制度的行動指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關于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理論闡釋,明確規定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本質要求和價值目標,成爲我們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必須堅持的指導思想,與此同時,也成爲我們進一步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行動指南。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而言,制度是理論體系、道路完善和發展的載體;離開這一載體,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沒有意義。可以認爲,不以社會主義制度爲載體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體系和道路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脫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和道路的社會主義制度在現實中也是不存在的。抛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也就失去了它存在的意義,我們也就將一無所獲①。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體系、制度的整體性發展,是世界社會主義發展500年曆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展90多年曆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60多年曆史的深刻反映,是在總結這“三個曆史”發展的經驗教訓的基礎上推進的。

  第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五位一體”的整體性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五位一體”的總布局,是中國共産黨在領導中國人民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中認識不斷深化的結果。改革開放以來,在鄧小平提出的物質文明、精神文明“兩個文明”建設的基礎上,經曆了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三位一體”的整體性發展。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科學發展和社會和諧的重大課題提上議事日程,以改善民生爲重點的社會建設,和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相並列,成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整體性發展的重要任務。在我國必須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地位的情況下,黨的十八大又進一步將生態文明建設與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相並列,構成了“五位一體”的新布局。總布局的“五大建設”表現爲一個相互聯系、相互影響的有機整體,以經濟建設爲中心,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共同推進,缺少任何一個方面的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都不可能趨于完善。因此,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中,“五大建設”既不能“顧此失彼”,也不能“單兵突進”,必須協調推進,整體發展。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五位一體”總布局中,“五大建設”作爲一個相互聯系、相互影響的有機整體,具有整體性發展的特點。也就是說,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今天,要求“五大建設”整體發展,但是,隨著實踐的變化,還可能要求“六大建設”或“七大建設”等的整體發展。在“五位一體”之外,黨的建設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中同樣至關重要。中國共産黨只有首先加強自身的建設,不斷提高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的水平,才能推進“五大建設”的整體發展。否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整體發展就有可能流産。蘇聯解體在這方面的教訓是非常深刻的,也是需要我們牢牢記取的。

  三、從馬克思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整體性發展

  馬克思主義的整體性發展是一個曆史的整體性發展過程,也可稱之爲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發展。如果我們把馬克思思想在曆史發展過程中的連續性、總體性稱之爲內在的整體性發展,那麽,從馬克思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整體性發展則可稱之爲外在的整體性發展。內在的整體性發展與外在的整體性發展相統一,就是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發展。在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發展中,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邏輯繼承和邏輯發展又表現爲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整體性發展。

  第一,馬克思主義發展史是一部整體性發展史。從馬克思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整體性發展不僅經曆了列甯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發展,經曆了馬克思主義與非馬克思主義、反馬克思主義的交鋒式發展,而且也經曆了國外馬克思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研究,經曆了蘇東劇變之後馬克思主義研究在世界範圍的蓬勃展開,經曆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的發展。

  在馬克思主義創立時期,馬克思主義還只是當時存在的衆多的社會主義派別和思潮之一。但是,隨著世界各國工人運動的深入開展,馬克思主義在與工人運動的密切結合中,在與工人運動中各種理論流派和思潮的反複較量中,逐漸爲世界各國工人運動所接受,成爲指導國際共産主義運動和世界社會主義事業的最有影響的理論。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資本主義由自由競爭向壟斷過渡的情況下,列甯從俄國的具體實際出發,對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曆史唯物主義、無産階級革命和國家學說,以及帝國主義理論作了闡釋。十月革命前後,在俄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實踐中,列甯關于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思想文化建設,以及執政黨建設等方面的實踐和理論探討,開創了20世紀以來經濟文化落後國家社會主義發展的新道路,極大地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甯主義。”[7](P1471)馬克思列甯主義與中國具體實際的結合,必然會使中國革命和建設的面貌爲之一新。毛澤東思想就是在中國革命和建設的過程中形成的,經曆了同中國革命曆史上存在的“左”、右傾機會主義的鬥爭,經曆了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革命的具體實際結合的過程,也經曆了在經濟文化落後的大國建立社會主義制度的過程,經曆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的10年。毛澤東思想爲後人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

  在馬克思主義自它創立後所經曆的第一個世紀之交,資本主義時代的新變化,使它面臨著新的挑戰。資本主義壟斷組織的出現、資本主義和平時期存在的“合法鬥爭”等,産生了資本主義似乎已演變成“有組織的”經濟制度的假象,淡化了無産階級的革命意識,模糊了人們對運用無産階級革命手段取得社會主義革命勝利的必然性的認識,從而馬克思主義關于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理論、資本主義積累的曆史趨勢的理論,以及關于階級鬥爭、無産階級革命和無産階級政黨的理論,都似乎已成爲一種“過時的假說”。與此同時,德國社會民主黨的理論家伯恩施坦對馬克思主義理論也作了全面“修正”,提出了一整套修正主義的理論綱領與策略。這些理論綱領與策略,嚴重地侵蝕了國際共産主義運動的科學基礎,扼制了國際工人運動的健康發展。在這個重大曆史關頭,盧森堡、拉法格等一大批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站了出來,旗幟鮮明地對修正主義的理論綱領與策略進行了批判,爲捍衛和堅持馬克思主義作出了重大貢獻。馬克思主義正是在不斷經受挑戰中發展的,是在同非馬克思主義、反馬克思主義的較量中發展的。

  蘇東劇變後,馬克思主義在受到種種反馬克思主義思潮沖擊的同時,也在世界社會主義的實踐和資本主義的弊端頻頻顯現中得到進一步發展。20世紀90年代以來,資本主義金融危機不斷爆發,在這種情況下,西方國家興起了“馬克思熱”、“《資本論》熱”、“馬克思的複興”、“馬克思的回歸”。年輕一代面對資本主義的弊端,開始有了了解這位一百多年前的偉大思想家所闡述的思想,領略他的理論邏輯力量、科學精神和研究問題的方法的更大的興趣。蘇東劇變後,世界上社會主義國家數目銳減,但是保留下來的國家一直堅守社會主義制度,並在實踐上和理論上進行了探索,取得了成效。其中,中國的成就最爲突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使處于低潮的世界社會主義煥發出了生機和活力,從而使馬克思主義的發展有了新的前景。

  第二,馬克思主義的整體性發展展現爲一個完整的理論體系。馬克思主義是一個嚴密的整體,即“它完備而嚴密,它給人們提供了……完整的世界觀”。[8](P67)對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的討論,歸根到底是要理解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而對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發展的理解,則需要進一步構建起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的理論體系。

  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所展現的完整的理論體系,首先表現在這個完整的理論體系是有層次性的。它是由不同層次的理論構建起來的,第一層次的理論即如物質與意識、社會存在和社會意識、認識與實踐、真理與價值、人的本質與人的價值、人的發展與社會進步等等;第二層次的理論即如生産力和生産關系的辯證關系、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的辯證關系、社會再生産的四個環節及其辯證關系等等;第三層次的理論即如資本積累理論、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理論、社會主義本質理論、社會主義主要矛盾理論、“兩個必然”理論等等。其次表現在這些不同層次的理論之間存在著邏輯的整體性,它們相互聯系、內在統一,反映著理論的整體性發展。這些不同層次的理論之所以能夠有著邏輯的整體性,根本在于它是世界觀、方法論本身,以及世界觀、方法論在理論與人類社會發展實踐的結合中的運用,還在于它是認識世界與改造世界的統一。此外,這些不同層次理論之間的邏輯整體性是與方法整體性相統一的。唯物辯證法和唯物史觀作爲方法的整體性,在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的理論體系構建中,具體化爲理論原理、理論運用和理論發展三者相統一的方法。運用這一方法構建理論體系,實際上就是在理論原理運用于人類社會發展的實踐過程中,與實踐相結合而形成新的理論,也即理論發展。理論原理、理論運用和理論發展三者相統一,實際上就表現爲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的理論體系的形成過程。

  處于這個理論體系中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反映了馬克思主義的精神實質,反映了人民群衆認識社會、改造世界、完善自身的能力,反映了無産階級人民大衆的利益,體現了理論聯系實際原則,具有鮮明的理論特色、實踐特色、民族特色、時代特色,是抓住了事物的最根本性質的理論,是最徹底的理論,也是最樸實的、大衆化的理論。

  第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的整體性發展表現爲“一脈相承、與時俱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的整體性發展是一個曆史的整體性過程,但這個曆史整體性過程是通過邏輯整體性和方法整體性表現出來的,因此,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發展與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整體性發展是縱橫交織運動,正如列甯所說:“馬克思主義的全部精神,它的整個體系,要求人們對每一個原理都要(α)曆史地,(β)都要同其他原理聯系起來,(γ)都要同具體的曆史經驗聯系起來加以考察。”[8](P163)隨著時代和實踐的發展,馬克思主義的全部精神,它的整個體系,還要求人們要正確地看待馬克思主義的發展性和開放性,這就是要不斷研究社會經濟現實的發展變化,要密切關注現代科學技術突飛猛進的發展和自然科學領域所取得的新成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馬克思列甯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整體性發展,不僅使其成爲一個與馬克思列甯主義、毛澤東思想“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的科學理論體系,而且也充分體現了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發展和馬克思主義理論整體性發展的統一。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邏輯與當代中國社會發展曆史邏輯的辯證統一。這不僅概括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的科學內涵、精神實質和基本原則的繼承和發展,而且也說明了這種繼承和發展是以當代中國社會發展的實際爲基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正是在當代中國社會發展的土壤中繼承並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的科學內涵、精神實質和基本原則,結出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主義本質、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社會主義科學發展、社會主義生態文明等等理論碩果,而由這些理論碩果構成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偉大成果,其核心就是“一脈相承、與時俱進”。“一脈相承、與時俱進”是我們理解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的關鍵所在。

  三、從馬克思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整體性發展

  馬克思主義的整體性發展是一個曆史的整體性發展過程,也可稱之爲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發展。如果我們把馬克思思想在曆史發展過程中的連續性、總體性稱之爲內在的整體性發展,那麽,從馬克思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整體性發展則可稱之爲外在的整體性發展。內在的整體性發展與外在的整體性發展相統一,就是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發展。在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發展中,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邏輯繼承和邏輯發展又表現爲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整體性發展。

  第一,馬克思主義發展史是一部整體性發展史。從馬克思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整體性發展不僅經曆了列甯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發展,經曆了馬克思主義與非馬克思主義、反馬克思主義的交鋒式發展,而且也經曆了國外馬克思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研究,經曆了蘇東劇變之後馬克思主義研究在世界範圍的蓬勃展開,經曆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的發展。

  在馬克思主義創立時期,馬克思主義還只是當時存在的衆多的社會主義派別和思潮之一。但是,隨著世界各國工人運動的深入開展,馬克思主義在與工人運動的密切結合中,在與工人運動中各種理論流派和思潮的反複較量中,逐漸爲世界各國工人運動所接受,成爲指導國際共産主義運動和世界社會主義事業的最有影響的理論。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資本主義由自由競爭向壟斷過渡的情況下,列甯從俄國的具體實際出發,對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曆史唯物主義、無産階級革命和國家學說,以及帝國主義理論作了闡釋。十月革命前後,在俄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實踐中,列甯關于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思想文化建設,以及執政黨建設等方面的實踐和理論探討,開創了20世紀以來經濟文化落後國家社會主義發展的新道路,極大地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甯主義。”[7](P1471)馬克思列甯主義與中國具體實際的結合,必然會使中國革命和建設的面貌爲之一新。毛澤東思想就是在中國革命和建設的過程中形成的,經曆了同中國革命曆史上存在的“左”、右傾機會主義的鬥爭,經曆了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革命的具體實際結合的過程,也經曆了在經濟文化落後的大國建立社會主義制度的過程,經曆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的10年。毛澤東思想爲後人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

  在馬克思主義自它創立後所經曆的第一個世紀之交,資本主義時代的新變化,使它面臨著新的挑戰。資本主義壟斷組織的出現、資本主義和平時期存在的“合法鬥爭”等,産生了資本主義似乎已演變成“有組織的”經濟制度的假象,淡化了無産階級的革命意識,模糊了人們對運用無産階級革命手段取得社會主義革命勝利的必然性的認識,從而馬克思主義關于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理論、資本主義積累的曆史趨勢的理論,以及關于階級鬥爭、無産階級革命和無産階級政黨的理論,都似乎已成爲一種“過時的假說”。與此同時,德國社會民主黨的理論家伯恩施坦對馬克思主義理論也作了全面“修正”,提出了一整套修正主義的理論綱領與策略。這些理論綱領與策略,嚴重地侵蝕了國際共産主義運動的科學基礎,扼制了國際工人運動的健康發展。在這個重大曆史關頭,盧森堡、拉法格等一大批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站了出來,旗幟鮮明地對修正主義的理論綱領與策略進行了批判,爲捍衛和堅持馬克思主義作出了重大貢獻。馬克思主義正是在不斷經受挑戰中發展的,是在同非馬克思主義、反馬克思主義的較量中發展的。

  蘇東劇變後,馬克思主義在受到種種反馬克思主義思潮沖擊的同時,也在世界社會主義的實踐和資本主義的弊端頻頻顯現中得到進一步發展。20世紀90年代以來,資本主義金融危機不斷爆發,在這種情況下,西方國家興起了“馬克思熱”、“《資本論》熱”、“馬克思的複興”、“馬克思的回歸”。年輕一代面對資本主義的弊端,開始有了了解這位一百多年前的偉大思想家所闡述的思想,領略他的理論邏輯力量、科學精神和研究問題的方法的更大的興趣。蘇東劇變後,世界上社會主義國家數目銳減,但是保留下來的國家一直堅守社會主義制度,並在實踐上和理論上進行了探索,取得了成效。其中,中國的成就最爲突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使處于低潮的世界社會主義煥發出了生機和活力,從而使馬克思主義的發展有了新的前景。

  第二,馬克思主義的整體性發展展現爲一個完整的理論體系。馬克思主義是一個嚴密的整體,即“它完備而嚴密,它給人們提供了……完整的世界觀”。[8](P67)對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的討論,歸根到底是要理解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而對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發展的理解,則需要進一步構建起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的理論體系。

  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所展現的完整的理論體系,首先表現在這個完整的理論體系是有層次性的。它是由不同層次的理論構建起來的,第一層次的理論即如物質與意識、社會存在和社會意識、認識與實踐、真理與價值、人的本質與人的價值、人的發展與社會進步等等;第二層次的理論即如生産力和生産關系的辯證關系、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的辯證關系、社會再生産的四個環節及其辯證關系等等;第三層次的理論即如資本積累理論、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理論、社會主義本質理論、社會主義主要矛盾理論、“兩個必然”理論等等。其次表現在這些不同層次的理論之間存在著邏輯的整體性,它們相互聯系、內在統一,反映著理論的整體性發展。這些不同層次的理論之所以能夠有著邏輯的整體性,根本在于它是世界觀、方法論本身,以及世界觀、方法論在理論與人類社會發展實踐的結合中的運用,還在于它是認識世界與改造世界的統一。此外,這些不同層次理論之間的邏輯整體性是與方法整體性相統一的。唯物辯證法和唯物史觀作爲方法的整體性,在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的理論體系構建中,具體化爲理論原理、理論運用和理論發展三者相統一的方法。運用這一方法構建理論體系,實際上就是在理論原理運用于人類社會發展的實踐過程中,與實踐相結合而形成新的理論,也即理論發展。理論原理、理論運用和理論發展三者相統一,實際上就表現爲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的理論體系的形成過程。

  處于這個理論體系中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反映了馬克思主義的精神實質,反映了人民群衆認識社會、改造世界、完善自身的能力,反映了無産階級人民大衆的利益,體現了理論聯系實際原則,具有鮮明的理論特色、實踐特色、民族特色、時代特色,是抓住了事物的最根本性質的理論,是最徹底的理論,也是最樸實的、大衆化的理論。

  第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的整體性發展表現爲“一脈相承、與時俱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的整體性發展是一個曆史的整體性過程,但這個曆史整體性過程是通過邏輯整體性和方法整體性表現出來的,因此,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發展與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整體性發展是縱橫交織運動,正如列甯所說:“馬克思主義的全部精神,它的整個體系,要求人們對每一個原理都要(α)曆史地,(β)都要同其他原理聯系起來,(γ)都要同具體的曆史經驗聯系起來加以考察。”[8](P163)隨著時代和實踐的發展,馬克思主義的全部精神,它的整個體系,還要求人們要正確地看待馬克思主義的發展性和開放性,這就是要不斷研究社會經濟現實的發展變化,要密切關注現代科學技術突飛猛進的發展和自然科學領域所取得的新成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馬克思列甯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整體性發展,不僅使其成爲一個與馬克思列甯主義、毛澤東思想“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的科學理論體系,而且也充分體現了馬克思主義史的整體性發展和馬克思主義理論整體性發展的統一。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邏輯與當代中國社會發展曆史邏輯的辯證統一。這不僅概括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的科學內涵、精神實質和基本原則的繼承和發展,而且也說明了這種繼承和發展是以當代中國社會發展的實際爲基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正是在當代中國社會發展的土壤中繼承並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的科學內涵、精神實質和基本原則,結出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主義本質、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社會主義科學發展、社會主義生態文明等等理論碩果,而由這些理論碩果構成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偉大成果,其核心就是“一脈相承、與時俱進”。“一脈相承、與時俱進”是我們理解馬克思主義整體性發展的關鍵所在。

  注釋:

  ①參見本人發表在《高校理論戰線》2013年第1期上的論文:《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體系、制度的統一》。

  參考文獻:

  [1]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3]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4]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5]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6]胡錦濤.堅定不移地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前進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而奮鬥[Z].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7]毛澤東選集[M].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8]列甯專題文集·論馬克思主義[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新聞鏈接】
 
沒有相關內容
收藏 打印文章 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