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觀要旨及其時代意蘊

作者: 發布時間:2014年07月18日 點擊數: 次 字體:小 大
倘若我們翻開馬克思浩如煙海的思想畫卷就會發現,其實這部畫卷只用了一個大寫的“人”字寫就。可以說,馬克思一生的理論旨趣和實踐訴求就是人的自由與全面發展,其最高價值指向則是人的幸福在更高意義上得以實現。因此,在不同時代幸福問題總會被人們不斷重拾、熱議和爭辯,其根本原因是因爲,“幸福”不僅關涉人類的生存境遇和發展狀態,而且也是衡量人類最終能否實現個性自由和充分發展的根本尺度。今天,我們之所以重新檢視什麽是幸福這一問題,正是緣于對當下中國人生存發展境遇的深刻反思與關切。本文試圖通過對馬克思唯物主義幸福思想的解讀,闡釋其對于個體幸福觀的確立,以及黨和政府全面推進民生幸福工程建設所具有的導向價值和啓示意義。

  一、馬克思思想視域中幸福的本質及其多重內涵

  馬克思完成了對傳統幸福理論的批判和超越,創立了科學的曆史唯物主義幸福觀。他從關注現實個體的生存境遇和幸福追求入手,通過對資本主義的深刻反思和批判,探尋無産階級乃至全人類實現自由和幸福的道路。作爲人學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馬克思幸福觀具有極爲豐富的理論內涵和嚴整的內在邏輯。

  如何理解幸福?馬克思認爲,幸福是人們的利益和需要獲得滿足時産生的一種愉悅的心理體驗和自我認同。可以說,對幸福的渴望是人的天然訴求,是人性的重要方面,它體現了人之生存的終極價值。馬克思指出:“全部人類曆史的第一個前提無疑是有生命的個人的存在”[1]67,人們爲了能夠生存,就必須要滿足吃穿住以及其他方面的物質生産和生活的需要。當然,馬克思思想視域中的“幸福”一語,還不僅限于人們利益需要的滿足,從更深層意義上看,幸福是人的本質力量,即“自由自覺的創造性勞動”的實現,表征著人的本質和個性的全面複歸。他指出:“一個種的整體特性、種的類特性就在于生命活動的性質,而自由的有意識的活動恰恰就是人的類特性。”[2]273人們只有以創造性勞動實現自己的目的和需要,印證自身的本質力量,才能夠獲得持久的幸福感,因此,徹底摧毀一切有悖人性發展的物質力量和精神障礙,把人從那些“使人成爲被侮辱、被奴役、被遺棄和被蔑視的東西的一切關系”[2]207-208中解放出來,才能使人類幸福得到最終的實現。

  馬克思的幸福範疇是一個具有嚴整內在邏輯的理論體系。首先,從形成機制看,幸福是主觀體驗與客觀需要的統一。從某種意義上說,幸福是客體滿足主體需要的一種心理體驗,體現了主客體的交互作用和價值評判關系。幸福這一概念不僅是一個實體範疇,更是一個關系範疇。幸福源自于客體對自我需求的滿足,其實現離不開客體本身,主觀的幸福感離不開客觀需要的滿足,因此幸福不是純粹主觀體驗。在近代市民社會,把人與人、人與社會連接起來的惟一紐帶是自然的必然性,是“需要和私人利益”。然而,人的需要得到滿足之後並不必然産生快樂和愉悅的幸福體驗,幸福感的形成依賴于主體主觀上的心理體驗。幸福感的形成和獲得是主體與客體、主觀與客觀交互過程的結果。

  其次,從構成層次看,幸福是物質生活和精神需要滿足的統一。馬克思之前的幸福觀,往往把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割裂甚至對立起來,而馬克思認爲,幸福既源自物質需要的滿足,也來自精神層面需求的滿足,感性直觀與理性欲求同樣都構成了幸福的源泉。一般而言,物質需要的滿足是幸福感得以形成的基本前提,正如馬克思講到:“對于一個忍饑挨餓的人來說並不存在人的食物形式……憂心忡忡的、貧窮的人對最美麗的景色都沒有什麽感覺。”[3]191-192沒有了基本物質生活條件的保障,很難談得上幸福體驗。然而,物質層面的幸福感往往是暫時的、有限的,而且隨著外在條件的固化和內在體驗的疲勞,以及人的欲望的不斷擴張,幸福感將會不斷地減弱甚至喪失。相比而言,精神層面需要的滿足則是更高層次的幸福感,具有持久性、深刻性,感官的快樂稍縱即逝,只有心靈的幸福才更持久。同時,精神需要滿足的核心來自于人類創造性的勞動,源自于人類創造力的實現。

  再次,從主體內容看,幸福是個人幸福與集體幸福的統一。馬克思指出,個體的人是構成社會的基本單元,這裏的人不是“處在某種虛幻的離群索居和固定不變狀態中的人,而是處在現實的、可以通過經驗觀察到的、在一定條件下進行的發展過程中的人”[1]73。社會中每一個現實的個體才是真正的幸福主體和價值承擔者,社會的發展和進步最終的價值指向是人的幸福的實現,因此不能以集體利益和幸福抹殺個人的利益訴求。同時,馬克思又指出:“人的本質不是單個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現實性上,它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1]60人的本質在于其社會性,個人不可能脫離社會而存在,因此,當我們探討個人幸福的時候離不開集體的幸福。集體幸福是源,個人幸福是流,沒有集體幸福就不會有真正的個人幸福,個人幸福只有融入集體的幸福事業中才能夠得到實現,因此不應把個人幸福置于集體幸福之上。從價值位階看,集體的利益和幸福作爲個人幸福實現的前提和基礎,高于個體的利益和幸福,集體幸福的最高形式就是人類幸福的實現。早在中學時代,由于深受啓蒙思想的影響,崇尚自由、理性,謀求人類幸福就已經成爲青年馬克思的宏偉志向。他曾寫道:“在選擇職業時,我們應該遵循的主要指針是人類的幸福和我們自身的完美。不應認爲,這兩種利益會彼此敵對、互相沖突,一種利益必定消滅另一種利益;相反,人的本性是這樣的:人只有爲同時代人的完美、爲他們的幸福而工作,自己才能達到完美。”[4]459謀求人類幸福這一崇高理想成爲馬克思一生的追求。

  至于如何實現人類的幸福,馬克思進行了深入的思考。他認爲,人的類本質體現爲自由自覺的勞動,因此從最高意義上說,人類幸福的實現就是這種自覺的、具有創造性勞動本質力量的實現。然而,在私有制條件下,異化勞動把人的自主活動貶低爲謀生手段,背離了人的自由本質,這無疑是對人的幸福的剝奪。因爲“他在自己的勞動中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不是自由地發揮自己的體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體受折磨、精神遭摧殘”[1]43。因此,消除異化實現人類幸福就是必須變革社會生産力,消滅私有制和舊式分工。他指出:“共産主義是私有財産即人的自我異化的積極的揚棄,因而是通過人並且爲了人而對人的本質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向自身、向社會的即合乎人性的人的複歸……”[2]297只有實現共産主義,人類才能夠真正確立社會主體地位,獲得全面自由和充分發展,人類幸福才能真正得以實現。

  二、馬克思幸福觀對個體生存意義的關切和啓示

  如前所述,對于個體而言幸福與否的評判主要是一種主觀的心理認同和體驗,而對這種評價起決定作用的因素就是個人基本的價值取向和對人生的態度,有什麽樣的人生態度和價值取向就會形成什麽樣的幸福觀。可見,幸福觀實質是人們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在倫理道德層面上的體現,因此樹立正確的幸福觀,就必須對幸福的本質和真意有一個清醒的、正確的價值評判和認知。“與改革開放之前相比,中國人的幸福觀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這些改變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客觀現實和多元化價值觀念綜合作用的結果”[5]21。曆經30多年的改革開放,我國生産力飛速發展,人民群衆物質文化生活逐步改善,幸福指數和生活滿意度不斷提高的同時,由于社會轉型期特有的矛盾沖突和利益分化,以及全球化帶來的巨大沖擊,人們的價值觀呈現出多元發展的態勢,主流價值觀念受到一定的沖擊和挑戰。利己主義、享樂主義、功利主義等價值觀對人們如何理解幸福及其實現産生了很大影響,並形成了多樣化和差別化的認識,甚至出現部分人幸福觀的缺失、扭曲和錯位。面對這種狀況,我們必須用馬克思幸福觀對之加以科學引導,澄清錯誤觀念,糾正認識誤區,使人們正確理解幸福的本質和真谛,從而真正感受幸福,追求幸福。

  首先,馬克思幸福觀告訴我們,真正的幸福不僅僅是物質需要的滿足,更是精神追求的實現,人作爲理性的存在,除了外在的物質欲求,還有內在的精神世界。隨著我國市場經濟的轉軌,功利主義、實用主義價值觀逐漸從經濟領域進入社會生活領域,于是利益至上成爲某些人爲人處世的支配性法則,在現實生活中,許多人將物質利益的追求和享受視爲幸福的唯一選擇,對幸福的追求偏離了正確方向。享樂主義、拜金主義、利己主義等充斥著一些人的頭腦,他們對幸福的認識更加功利化、物質化,將幸福轉化爲對物質、利益、權力、財富等的過度追求。同時,精神卻陷入極度空虛,迷失了美好的精神家園,丟掉了真正意義的幸福。馬克思曾講:“如果我們選擇了最能爲人類而工作的職業,那麽,重擔就不能把我們壓倒,因爲這是爲大家作出的犧牲;那時我們所享受的就不是可憐的、有限的、自私的樂趣,我們的幸福將屬于千百萬人。”[2]459事實上,享樂主義、物質主義、功利主義的生活態度和生活方式只能帶給人須臾的歡樂,卻不能給人以更持久的幸福感,而只有內在的精神追求、理想和信念才能催人奮進,帶給人持久、深沉的幸福感。

  其次,真正的幸福不僅是單純的享受和滿足,更是勞動和創造的統一。幸福固然離不開物質和精神需要的滿足和享受,但更重要的是通過勞動和創造賦予幸福更高的意蘊。馬克思認爲,自由自覺的創造性勞動是人的類本質,也是人的幸福最深刻的發源地。“生産勞動給每一個人提供全面發展和表現自己全部的即體力的和腦力的能力的機會,這樣,生産勞動就不再是奴役人的手段,而成了解放人的手段,因此,生産勞動就從一種負擔變成一種快樂”[6]644。因爲人不僅通過勞動創造獲得享有幸福的基本條件,而且更重要的是,人能夠在勞動創造中充分展現自己作爲人的潛能,實現自己內在的本質力量,使得自身存在的價值得到確證,從而獲得更爲深沉的幸福感。因此,從某種程度上說,勞動創造本身就是最高意義上的享受。“整個所謂世界曆史不外是人通過人的勞動而誕生的過程”[2]310,通過勞動創造形成的現實世界構成了人之生存幸福的全部根基和基本條件,人類的創造性勞動就是不斷發現幸福、創造幸福和實現幸福的過程。

  再次,馬克思幸福觀告訴我們,既要關注自身的幸福,又要尊重他人和集體的利益和幸福;既要有自我實現的勇氣,又要有無私奉獻的責任和擔當。一方面,個人對幸福的追求是其天然的、合理的正當權利,社會的發展和進步最終也是爲了個體幸福的實現。但另一方面,個人在享有自己的幸福同時,必須充分尊重他人的正當利益和要求,特別是在個人與集體、社會利益發生沖突的時候,要將整體利益置于首要的位置。因爲,只有保證他人、集體和社會的利益和幸福的實現,才能爲個體利益和幸福的實現奠定基礎和條件,否則個人幸福的實現也難以得到保障。因此,個人價值和幸福的實現要以社會整體利益爲先,時刻要將個人幸福的實現與對社會的奉獻結合起來,才能夠獲得高尚的、持久的、深沉的幸福感。2013年5月2日,在北京大學115周年校慶前夕,習近平主席在給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2009級本科團支部全體同學回信中談到:“中國夢是國家的夢、民族的夢,也是包括廣大青年在內的每個中國人的夢。‘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只有把人生理想融入國家和民族的事業中,才能最終成就一番事業。”對于我們每個人而言,只有將個人的幸福融入到民族的幸福、國家的富強這一偉大的事業之中,才能夠最終得以實現。同時,我們還應當胸懷世界和對人類命運關切的宏偉志向,將實現個人幸福與實現人類幸福的遠大目標結合起來,樹立爲實現人類解放而奮鬥偉大信念,才能獲得永恒的、無限的、真正的幸福。

  三、馬克思幸福觀對推進民生建設,實現人民幸福夢的現實意蘊

  不斷追求、創造幸福生活是人類社會發展的普遍規律。黨的十八大明確將打造幸福民生、幸福中國作爲新的曆史時期黨的施政目標,這是我們黨著眼于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推動科學發展,促進社會和諧,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奮鬥目標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應當說,幸福關涉每一個人的利益訴求,也關系到黨和國家的施政方針和制度設計。新的曆史時期,我們黨“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就是要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7],中國夢歸根到底是人民的幸福夢。馬克思幸福觀的基本出發點,就是要關注人的現實需要,重視人的精神訴求,尊重人的自由和權利,突出強調人民群衆的曆史主體地位和價值實現。因此,在國家政策制定和制度設計上要充分考慮人民群衆對幸福生活的期待,切實推進人民的幸福工程建設。

  首先,必須堅持“以人爲本”,密切關注社會個體及不同利益群體的現實需要以及主觀幸福感的變化,及時制定或調整相應的政策措施,解決人們認識上的問題和困惑,化解社會矛盾和沖突。馬克思曾說:“人們爲之奮鬥的一切,都同他們的利益有關”[4]187,利益和需要構成了生存的基本前提,倘若人的需要得不到充分的尊重和滿足,人的幸福也就無從談起。因此,要讓人民感受幸福、享有幸福,就必須從人民的現實利益和要求出發,制定和執行黨的路線、方針和政策,讓更多的人能夠在基本制度的安排下最大限度地滿足合法的利益需求,享有社會爲其所能夠提供的一切機會和條件。在現階段,我國人民的物質文化生活水平顯著提高,生活滿意度和幸福感指數不斷攀升。有調查顯示,特別是進入2000年代以後,我國居民生活滿意指數總體上處于上升狀態[8]4,但由于城鄉之間、地區之間等經濟文化發展的不平衡,部分民衆的物質文化生活需要和權利訴求沒有得到充分實現,造成不同社會群體利益的分化、對立甚至是矛盾和沖突,導致部分群衆幸福感缺失和下滑。因此,這就需要我們從社會公平和機會平等的價值原則出發,區別對待不同群體的個性需要和利益訴求,並關注其變化的實際情況,制定實施不同的對策措施,滿足不同層次的需求,減少利益矛盾和沖突。同時,我們也應當從主客觀多個層面關注不同利益個體或群體的幸福感指數及其變動情況,及時調整有關的社會政策和制度,在進一步提高物質生活水平的基礎上,大力推進文化建設、民主法治建設以及社會保障制度建設等,最大限度提高人民生活滿意度和積極的情感體驗。

  其次,實現人民幸福夢的重點是大力推進民生工程建設。可以說,民生問題是馬克思思想視域中的一個重要話題,在其一生的理論和實踐中,他無時無刻不關注著廣大無産階級和人民群衆的民生問題。在馬克思看來,民生問題關乎人民群衆的基本生活條件和發展境遇,關乎人的幸福和價值的實現。實現人民幸福最關鍵的是解決人民群衆的生存和發展問題,不斷改善生産和生活條件,並最終實現人的自由和全面的發展。長期以來,以馬克思主義思想爲指導的中國共産黨始終將人民的利益和幸福放到首位,一切依靠人民,一切爲了人民。尊重人民的主體地位,爲人民群衆謀福祉,一直是中國共産黨的不懈追求。[9]118現階段,實現人民幸福,大力推進民生工程建設,就是要堅持以人爲本,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切實提高人民群衆的生活水平,保障公民基本權利,讓人民群衆感受幸福,活得更有價值、更有尊嚴。爲此,黨的十八大確立了打造幸福民生、幸福中國的戰略目標,報告提出:“加強社會建設,必須以保障和改善民生爲重點……要多謀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憂,解決好人民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在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上持續取得新進展,努力讓人民過上更好生活。”[10]34可以看到,不論是“確保到2020年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宏偉目標的提出,還是實現“教育公平”、“建成覆蓋城鄉居民的社會保障體系”、“爲群衆提供安全有效方便價廉的公共衛生和基本醫療服務”等民生建設的重大舉措,都全面回應了人民群衆對幸福的期盼,體現出黨和政府建設幸福民生的決心和信心。

  再次,全面落實社會主義建設“五位一體”總布局,爲打造幸福民生創造充分條件。黨的十八大首次提出“五位一體”的社會主義建設總體布局,報告指出:“必須更加自覺地把全面協調可持續作爲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的基本要求,全面落實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促進現代化建設各方面相協調,促進生産關系與生産力、上層建築與經濟基礎相協調,不斷開拓生産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9]9實現人民幸福,既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又是一個不斷實現的漸進過程,需要社會總體建設的各個方面整體推進和協同發展。因此,打造人民幸福就不僅要著力推進民生工程建設,而且還要大力發展和提高生産力、完善民主政治制度、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構建和諧的社會秩序以及加強生態文明建設。其中,持續穩定的經濟增長是實現人民幸福的基本物質基礎,不斷完善的民主政治是實現人民幸福的制度保障,先進的文化建設滿足人民群衆的精神訴求,和諧有序的社會環境是實現人民群衆安居樂業的必要前提,優美宜居的生態環境是實現人與自然和諧的內在要求。只有全面推進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及生態建設協調發展,才能不斷提高人民群衆的幸福指數和生活滿意度,從而爲實現人民幸福,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奠定基礎。

  當下中國,民生幸福作爲重要的發展觀已經成爲實現中國夢的一個重要維度,中國夢不僅是國家的夢、民族的夢,也是人民的夢,中國夢歸根到底是爲了實現人民的幸福夢,要讓人民幸福安康,活得有尊嚴是黨在新的曆史時期賦予自己的偉大使命。爲此,必須繼續堅持和發揚馬克思主義的科學幸福觀思想,全面推進民生工程建設,大力推進社會主義“五位一體”建設實踐,創造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更加幸福美好的未來。

  參考文獻:

  [1]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2]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

  [3]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思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4]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5]孫春晨.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人幸福觀分析[J].思想政治工作研究,2011(1).

  [6]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7]習近平.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3-03-18(1).

  [8]王俊秀,楊宜音.中國社會心態研究報告2012—2013[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3.

  [9]苑芳江.中國共産黨社會建設理論與實踐[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3.

  [10]胡錦濤.堅定不移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前進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而奮鬥[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新聞鏈接】
 
沒有相關內容
收藏 打印文章 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