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收斂不收手現象看一體推進“三不”的必要性

作者: 發布時間:2019年03月15日 點擊數: 次 字體:小 大

 

——對話國家監委特約監察員、北京師範大學心理學部教授劉嘉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取得了反腐敗鬥爭壓倒性勝利,但反腐敗鬥爭還沒有取得徹底勝利。中央紀委三次全會工作報告鮮明指出,“仍有一些人不收斂不收手、甘于被圍獵”。雷霆之勢高壓反腐之下,爲何還有人頂風犯案?國家監委特約監察員、北京師範大學心理學部教授劉嘉從心理學角度進行分析。

本刊記者:從心理動因看,産生腐敗行爲有哪些主要因素?如何繼續強化不敢腐的震懾作用?

劉嘉:從行爲層面看,腐敗本質上是一種風險決策。人在決定是否參與腐敗行爲時,通常要考慮腐敗被發現的風險,感知到的風險越高,越能顯著降低腐敗。

個人腐敗往往呈現出從“不敢想”到“試試看”,再到“大膽幹”的發展軌迹。産生腐敗行爲的原因之一,是風險感知過低。通常來講,腐敗的次數越多,客觀風險概率會隨之增大,但腐敗者對風險的主觀感知卻未必隨之增強,原因在于腐敗被發現的風險概率較低。如果連續幾次腐敗而未被發現,腐敗者就容易産生“熱手謬誤”的錯覺,認爲下次“伸手”也不會被抓住,從而繼續腐敗甚至更加猖狂。

原因之二,風險可控感過高。風險可控性是指對風險的控制感,相信自己能夠影響風險事件的發生,掌控最終結果。當風險可控感高時,人容易産生樂觀偏差與僥幸心理,決策更加冒險,出現腐敗行爲;而一旦意識到風險得不到有效控制,往往會放棄腐敗行爲。現實中,當監督機制不夠完善時,領導幹部自認有一定控制力而避免受到查處,就容易産生腐敗。更糟糕的是,一旦形成團團夥夥,腐敗者相信“有人罩著”,即使當自己權力不足以形成高控制感時,也會出現嚴重腐敗。

因此,通過提升感知的腐敗風險概率和降低腐敗風險可控感雙管齊下,才能讓領導幹部在面對誘惑時不敢腐。因此,必須使反腐敗鬥爭常態化和專業化。正如黨中央所強調,必須繼續保持戰略定力,反腐高壓態勢不減,這是鞏固震懾的關鍵。同時,持續深化黨的紀律檢查體制改革、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紀檢監察機構改革,不斷提高紀檢監察機關的專業性和獨立性,也將持續放大震懾作用。

本刊記者:有的領導幹部爲何會“被圍獵”而難以自拔?

劉嘉:通過對違紀違法案件的分析,心理學家發現:許多能力突出、原本清廉的官員,身邊都存在著一些所謂的“朋友”。這些朋友不斷使用投其所好等軟性手段,與領導幹部形成情感聯結,最終以人情關系迫使其做出違法亂紀的事。這個現象被稱爲心理綁架

心理綁架通常涉及關系建立、關系鞏固、關系使用三個階段,其核心就是用情感取代理性。一開始,行賄者會隱藏真實目的,只輸出資源滿足領導幹部的需要或愛好,而不要求回報,或只提出很小要求,從而形成不平衡的關系。不求所報的付出讓領導幹部體驗到被理解、被關心的感覺,因此容易建立情感聯結,降低防禦心理和風險感。這就會出現我們經常看到的,在人情世故的“溫水煮青蛙”面前,一些領導幹部漸漸滑向腐敗。所以,領導幹部警惕被圍獵的風險,絕不僅僅在八小時以內,在八小時以外與人交往中,也必須高度警惕,不要被人情進行心理綁架。

本刊記者:就個體而言,如何實現不想腐的自覺?

劉嘉:習近平總書記講,共産黨人如果沒有信仰、沒有理想,或信仰、理想不堅定,精神上就會“缺鈣”,就會得“軟骨病”,就必然導致政治上變質、經濟上貪婪、道德上墮落、生活上腐化。實現不想腐的自覺,最基礎、最根本、最關鍵的就是,堅定理想信念,堅守共産黨人精神追求。

從心理學專業的角度而言,我認爲,領導幹部要注重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心態。腐敗作爲一種可以快速提供物質財富、降低自我不安全感和焦慮的方式,是心態失衡者更傾向采取的一種行爲。雖然腐敗會有道德、法律代價的風險,但心態失衡的個體會在強烈的維持心態平衡動機驅使下,在確定的利益(腐敗)與可能的代價(被發現)的權衡中,更關注短期的、確定性的利益,從而表現出更強的物質主義傾向和更強烈的腐敗意向。因此,領導幹部應著重培育依靠自身才華、自我努力和工作業績等內在因素支撐的積極心態,從而抵抗物質誘惑、強化紀法意識、堅守道德底線,實現不想腐的自覺。

腐敗並非這個時代的問題,而是自人類文明産生以來便有;腐敗並非中國特有,而是全球性問題;腐敗是一個複雜問題,不存在單一解決方式。因此,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是非常科學、契合規律的。

 

摘自《中國紀檢監察》雜志2019年第5期  第11頁

【新聞鏈接】
 
沒有相關內容
收藏 打印文章 來源: